| 设为首页 |

k8彩票计划

娱乐 浏览: 次
北青报记者也打到一辆“货拉拉” 连日来北京大雨,不少市民反映早晚高峰出行时,打出租车或网约车等待时间较长。其间有网友“另辟蹊径”,在一款提供运送货物名为“货拉拉”的APP上打“货车”。“货拉拉”载客的消息在网上引发争议。争议焦点是用货车运营

“货拉拉”变身网约车引质疑,回应:司机违规载客将被封号

北青报记者也打到一辆“货拉拉”

连日来北京大雨,不少市民反映早晚高峰出行时,打出租车或网约车等待时间较长。其间有网友“另辟蹊径”,在一款提供运送货物名为“货拉拉”的APP上打“货车”。“货拉拉”载客的消息在网上引发争议。争议焦点是用货车运营载客是否符合相关规定,以及是否存在安全隐患? 

尽管“货拉拉”平台声明称,该平台是一家同城货运平台,车辆不能接客运订单,且货厢载人是严重违规行为。但北京青年报记者探访发现,仍有一些“货拉拉”司机在载客接单。平台客服表示,他们目前没有自查功能,只能依赖用户举报。 

现象

“货拉拉”变身网约车? 

连日来北京大雨,不少市民反映,早晚高峰时段,打出租车或者用网约车软件打车,需要较长时间排队等待。随后,有市民发帖称,自己用一款名为“货拉拉”的货车软件,约到了一辆注册为拉货用途的面包车。发帖网友还称,即便在没有货物的情况下,司机也同意载他们到指定地点。 

这篇帖子在网上引发大量争论,有网友质疑,“货拉拉”车辆的做法“属于超范围经营”,涉事平台对拉货和拉人是否做了规定和限制?还有网友质疑,拉货的车被当做载客的网约车使用,是否存在安全隐患? 

讲述

有司机明知无货仍载客 

李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用“货拉拉”打到货车是7月16日晚上8点左右,当时他通过“货拉拉”APP在新浪总部大厦附近预约了一辆面包车,“从公司楼下到家”。李先生解释,下班时间打车的人非常多,在用“货拉拉”之前,他尝试用网约车软件打车,“软件显示当前排位177位,等待需要两小时以上”。 

“我想起来,曾用过‘货拉拉’软件约车搬家,当时是不用排队的。于是,我就用‘货拉拉’APP预约了一辆面包车,车型是九座商务车。”他回忆,下单后很快有司机接单,10分钟左右就接到了他。“我告诉司机我没有货,司机也没说什么,载上我就走了。” 

李先生表示,尽管相同距离“货拉拉”和网约车平台上的报价差不多,但“面包车里比较破,师傅说有人用来拉鱼、鸡鸭啊,味道不好闻,坐着也不太舒适”。 

另一位曾用过“货拉拉”打车的市民则表示,近日曾约到过一辆七座面包车,“我觉得‘货拉拉’也是网约车,送啥都是送,自己就是货,我就预约了。”他表示乘坐这辆“货车”时,也曾担心过一旦发生安全事故如何跟平台沟通的问题。 

探访

司机承认载客行为常有 

是否真如网友所说,“货拉拉”的货车也在干“网约车”的生意? 

近日,北青报记者通过“货拉拉”APP,预约了一辆信息显示为“小面包车”的货车。页面内容还显示,该车载重800公斤,特殊规格一栏标注为“全拆座”。下单后几秒之内,有司机接单。页面上显示,司机距北青报记者2.4公里。因为堵车,约20分钟后,司机到达。 

北青报记者告知司机没有货物,询问能否坐车去指定地点,司机答复称“没问题,到了目的地正常收费”。 
在车上,司机介绍,“不拉货只载客”的情况并非第一次遇到,“除了带人跟货,载客的情况也时常有。”司机称,目前平台通过摄像头监控他们的行程,“走哪条路,时常出入的地方等,但暂时没有监控我们是拉货还是载客。” 

7月17日,北青报记者再次使用“货拉拉”APP预约“小面包车”,北青报记者再次告知对方没有货物,只想当“网约车”用,这名司机依然表示可以接单。有多名司机称,他们确实接到过某些单,会显示“没有货物,两个人”之类的信息,平台也会派给他们。 

探访中,有司机声称“载客比拉货划算”,理由是“不用装货、卸货,跑起来也快,省了很多麻烦”。 
如果载客更为方便,为何不注册网约车平台?司机解释,一辆车只能注册一个平台,“网约车平台对车辆的硬性要求高,车要好,一般价格在十几万元,像我们这种小面包车没法通过审核,但‘货拉拉’对车辆没有这种要求。” 

有司机向北青报记者透露,近期他们接到的载客订单有增长,“现在平台上面包车、货车充足,我们通常是有选择性地接单,一般只接5公里之内的单,十几分钟就能到。”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在收费上,同等距离“货拉拉”的价格与网约车叫价差不多,但乘车环境和安全性能上有差别。预约的几辆“货拉拉”面包车,有的车内有异味,有的被拆掉了后排座位,有的码放了一些杂物和小板凳。有司机称,其长期跑郊区和西二旗、回龙观等地。“每到早晚高峰,就会接到几个人一起打‘货拉拉’的车,他们通常会在打车的时候备注说:有几个人,没有行李,希望有空调,车新一点儿等。所以车里备了小板凳,是在座位不够的情况下,可以在放货的车厢里挤一挤。” 

回应

“货拉拉”:司机载客将被号 

7月16日,对有网友反映“货拉拉”被当做网约车使用一事,“货拉拉”APP发布声明称,“货拉拉”是一家同城货运平台,按照相关运输法规规定,货运和客运分开,“这就和客车不拉货是一个道理,所以我们平台的车辆是不能接纳客运订单的(在副驾驶位随货物跟车除外)。”声明还称,货厢载人是严重违规行为,因为货厢中缺少安全措施,在车子行进中货厢内有危险,很容易发生碰撞、摔伤,所以“货拉拉”也一直严厉禁止货厢载人、人货混装的用车方式。 

7月17日,北青报记者致电“货拉拉”平台客服,询问声明发布后,为何仍有司机接载客订单一事。客服人员回复,平台明确规定不允许载客,但目前平台没有自查的方式,只能通过用户在线举报和申诉,“确认载客行为后,会对涉事司机进行号等处理。” 

法规

如无资质不能运营网约车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2016年12月21日,市交通委官网发布《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北京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明确开网约车的条件为“京人京车”。 

人员方面,网约车驾驶员须为本市户籍、取得本市核发的驾驶证件。车辆方面,车辆应是符合提供载客运输服务基本条件,经本市公安部门年检合格,已购买营业性车辆的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和乘客意外伤害险,具备本市车辆号牌的5座三厢小客车或7座乘用车。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相关负责人多次表示,两个条件缺一不可。即使司机有从业资格证,但车辆没有变更为营运性质,仍然要按照非法运营查扣车辆。如果面包车驾驶员和车辆不具备资质,则涉嫌违法运营。 

提醒 

律师:乘客打“货车”有风险